网易散文网

拒绝滥捕不再保释

週五 2011-06-03朱凯廸
编按:本文是廿六位将于明日六月四日到北角警署放弃保释人士的声明。今年三月六日,数千市民参与反财政预算案游行,约百余名市民于游行结束继续于马路静坐,在他们将集会地点由皇后大道中转到德辅道中,警察决定大规模拘捕113名参与示威的人士,可参见《反对预算案堵路行动纪事》。事后警方被批评为滥捕,在未经警告下採取武力,冲向示威者及使用胡椒喷雾,喷中一名八岁小童,及后警方成功引导传媒将焦点放在家长应否带小孩游行的虚假命题上。其余有关是次行动的文章,可见《谁的暴力?谈抵抗权(大拘捕后失眠思考两则之一)》及《「教坏细路」?谈吃人与教育(大拘捕后失眠思考两则之二)》。参与是次拒保的人士,明日六四集会后约十点半,将在天后出口篮球场集合,游行前往北角警署。

二十二年前的北京,中共以武力镇压民运,子弹击中的不单止是北京市民的血肉之躯,它亦刺破了香港市民民主回归祖国的梦想。

殖民地香港本来已扭曲的民主制度,在回归十四年来不断恶质化。特区政府成为臣服于中央、地产霸权及小圈子特权阶级的恶奴才。一一年三月六日晚,我们在反预算案游行后于中环街头集会,抗议特区政府漠视无权无势的小市民,对贫富悬殊坐视不理,任由地产商鱼肉蚁民。特区政府拒绝聆听我们的声音,悍然以对付黑社会的罪名「非法集结」罪,大规模拘捕113名参与和平集会的市民,人数是六七年事件以来最多。

三月六日至今已三个月,特区政府不单没有反省施政失误,更是变本加厉──以派现金带头歧视新移民;修改选举条例剥夺市民的选举权;胡乱指控港澳珠大桥司法覆核官司滥用程序,侵害司法独立。特区政府与曾伟雄治下的警队,更开展白色恐怖的统治,罗织罪名拘捕异见人士──在公开场合向当权者示威的,控以「扰乱公众秩序」罪;在街头用油漆、粉笔表达诉求的,控以「刑事毁坏」罪;在示威场合与警员稍有接触,控以「袭警」罪。

面对顽固的政府、强大的警队,我们的力量虽然微小,但我们决定站出来,坚守街头,抗议特区政府的倒行逆施,抗议特区政府和中国政府的恐怖统治。

113名被捕人士中的26人决定放弃保释,并与其他被捕人士一起于六四烛光集会后游行至北角警署,要求警方立即释放所有被捕人士,尊重公民权利,放弃政治打压,不再做中央政府的走狗。我们知道在放弃保释后,警方可以拘留我们48小时,但我们不怕被拘留,不怕被押上法庭,我们不会被白色恐怖吓到!

近日,各準特首候选人已经在谈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的问题。香港市民没有选择的余地,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六月三日
二十六名放弃保释被捕人士

附录:部份参与放弃保释人士自白:

颜汉标(人称标叔)/五十后校工

我名叫标叔,是一个五十后的校工,从反高铁时开始对一班热心社运的青年人热诚争取民主公义的行动,为香港争取更美好明天,对特区政府政策失误的指控,对立法、政改、环保、社区、房屋、民生、财政预算等等的积极争取甚有同感,三月六日前的行动,很多我都在其中。

三月六日游行当日,我参加其他团体的活动后,见到号召就和其他朋友一起静坐,其后我们一起被警察拘捕。

参加是次行动,当然希望政府的管治要改善,经济成果要惠及更多基层,公平及公义要得到彰显,更希望香港市民清楚我们的诉求和认同我们。

政淳/八三年出生/社会基层,独立人士

我本来不关心政治,在2010年受「五区公投」启蒙,开始参与社会运动。我明白到政治并不只是政界中人的事,而是与每个人的生活有着密切关係,所以希望透过参与各种社会运动,改变这个主张上层剥削下层的社会,令更多人觉醒,珍惜表达意见的自由,和争取应有的民主权利。

我参与这个抗争,是因为无法容忍日渐嚣张的警队。希望以个人的牺牲,吸引大众关注警察滥权的问题,以及充斥整个社会的制度暴力。你有没有发现,现在即使付出越来越多,生活却越来越艰难?也许不是你不够努力,而是整个社会的资源已被站在阶级上层的人联合垄断,不管怎样拼命,还是勉强能够糊口。政府口讲香港奉行自由市场主义,却明里暗里使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愚弄民众,令既得利益者的特权得以稳固,继续恣意侵吞基层的劳动成果、吸吮中产的财富,令自己肚满肠肥。

我,要改变自己、改变社会,所以决定身体力行,冲击不公义的制度!这是我的宣言。

黄诺研/18岁/「新青年」成员

3月6日反财政预算游行,共有113人被围捕。政治出动大量警力,无理拘捕示威者,剥夺人民的基本人权。面对国家机器的制度暴力,人民却只能以已身反抗。所以我决定投入抗争,放弃警方开出之保释条件,藉以对抗眼前横蛮无理的制度暴力。我一直坚信,没有东西能阻挡心民的力量,这次坐爆行动只是一次开端,往后每一次行动,都是在宣示人民的声音,人民对抗不知所谓的政权的声音。

阳仔

当晚,在警署排队搜身的时候,我和8926等了好耐。
我问8926:「几耐无试过拉咁多人呀?」
「成日都咁多人架啦,你地成日都示威。」佢理直气壮地答。
「乜示威就要拉喇咩?」我反问,但一点恶意也没有,至少在语气上,我觉得。
佢话:「係架。」
「咳!咳!咁平时D人都要坐停车塲同埋等咁耐架?」其实我有点感冒,真係想有张櫈坐下。
「呀!咁平时又好快架喎。」佢好似都有D不明所以地答我。
「咁点解今次又要等咁耐呢?」
8926搲一搲头「落雨挂。」
原来,在整齐制服之内,或是人脸背后,他们真的冰冷的一点血肉也没有。

陈秉凤/菜园村支援组成员,八十后反高铁青年

堵路是为了反财政预算案、出来游行,参与社会运动,是不愿眼白白看自己身处的地方衰败下去。我常常相信正在行动的人把握每一次机会,讲清楚我们觉得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就会有更多人愿意在看见不公义的时候出来。这次是我们觉得不能放弃的机会,若我们再默然承受拘捕打压,谁还有自由勇敢说话?

梁静友/29岁/业余社运人士,民间记者

我和另外112位示威者,是因非法集结罪被捕,这条原本是港英对付暴徒和黑社会的恶法,最高刑罚是监禁五年,我们犯的罪也叫做「莫须有」。

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甚么,我是根据自己的意志来决定行动,我不是扰乱社会秩序,而是要证明沉默是无法改变社会现状。在一个畸形的政治制度下,即使是民选的代议士也被功能组别箝制,我们也无法以选票更迭小圈子产生的政府,所以站出来抗争是唯一的选择。
而坐爆是堵路行动的昇华,也是对统治机器的反击。坐爆即是清楚向警方表明,往后的任何大规模拘捕,必然招致大规模的不合作运动,政治性执法是要付出沉重代价。

洪晓娴/文学杂誌编辑,八十后青年

我知道我终究会在其中的一次行动中被捕的。三月六日,近二百名示威者在德辅道中堵路反对财政预算案,结果警察出动胡椒喷雾,也再一次暴力清场,拘捕了一百一十三名堵路者。近月来,政治处境愈见恶劣,政府内外群魔乱舞,视民意如无物;异议者一再被不同的行政手法恐吓,无休止的续保、动辄告以袭警、出动重案查涂鸦……

此时决定踢保,不只是抵制不合法的拘捕,也是再一次宣示我们抵制不公义的政府。让我们连结起来,不放过每一个运动,每一个说服公众的机会,花上一点时间,唤醒其他人对政治社会的关注,让更多人加入我们。还我城民主自治,让异议开花。

蔡淑芳

三月六日为香港中国未来,为声讨独裁政权,我游行上街,集会示威,和平表达不满。六月四日为追究中共屠城责任,为公义良知继续说出真相,我公民抗命,以不合作方式,拒绝谎言欺凌,抗议霸权侵犯。被无理拘捕禁锢,我放弃保释候查,会断食明志,悼逝者亡灵,还我公道良心,虽九死犹未悔。

叶宝琳/就黎八十后/民间团体工作者

德辅道中和雪厂街交界有个新名字:临界点。

说白的,三月六日那次行动并没有组织、没有预谋、更没有事先的计划。

所谓临界,在于社会变革的边界,是左翼走向的根本变革,还是右翼撕裂分化的选择。有什么因素令我们113个,当中许多素未谋面的人站在德辅道中雪厂街这个临界点上?在现场百多位的朋友而言,就是对香港未来的承担和委身的选择。

今天,我们再多做一次选择,因为我见到过去我们视之为理所当然的表达自由,已经变得得来不易。据说,今年是内地政治打压最严重的一年。这不得不让我们认识这等事情,和内地强力政治打压的关係。

因此,我们必须在临界点上向极权怒吼!告诉当权者,我们不会容许这个社会继续败坏,我们要有根本的变革!

编辑连结: 「坐爆」的意义——兼论国家机器与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