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散文网

改写西方文明的象徵

週二 2009-11-10
今天(11月9月)是祝圣拉特朗大殿庆日(The Dedication of the Lateran Basilica in Rome),刚巧轮到我读经,所以特地去翻查有関资料,和大家分享。

公元312年10月,罗马皇帝君士坦丁Constantine和叛军麦森提斯Maxentius决战于苗维安桥(The Battle of the Milvian Bridge),这两个异教徒都是廹害教友而闻名于世;战争前一天晚上,君士坦丁经历了一场幻象:他望着落日,看见天上出现一个十字架,还听到一句拉丁语「持此标识,当奏凯歌。」(In Hoc Signo Vinces/In the sign conquer),君士坦丁因此下令军队在盾牌上画上十字。在第二天的战争,君士坦丁的军队以少胜多,赢了战争。

君士坦丁认为胜利是天主所赐,于是下令停止宗教廹害,更改信基督宗教。并将拉特朗宫殿献给教宗,又于殿旁建一所大殿,供举行礼仪之用,亦即今日之「拉特朗大殿」,又名「圣若翰大殿」(Basilica of St. John Lateran) ,并于324年,由教宗西物斯德(Sylvester)祝圣。

由于君士坦丁的支持,基督宗教成为主要宗教,从罗马帝国扩展到整个欧洲,甚至地极,当我们今天看见拉特朗大殿时,便是看见天主的教会以至西方文明的一个转捩点。

由于拉特朗大殿是罗马的主教座堂,故被称为全球圣堂的母堂,并在12世纪开始,祝圣纪念被推行到普世的拉丁礼教会,作为团结一致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