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散文网

大学自主,是谁自主?

台湾有173所大专院校,另一个说法是,台湾有173个高等教育单位的校长。台湾的大专院校随着社会的改革开放、民主化,也渐渐走向一个追求大学自主、大学自治、学术自由的学术殿堂。

大学自主,是谁自主?

管中闵脸书发文:大学自主是不是台湾价值。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身为殿堂中最具代表性的台湾大学,近期的校长遴选事件精采程度媲美台製电视剧《麻醉风暴2》片中的私人医院董事长/院长改选。论文抄袭风坡、独董身分造成的利益迴避争议到遴选程序上的问题等,都显示出台大此次校长遴选确实有其瑕疵与争议,即便管爷顺利上任,恐怕也难以让台大师生们信服。

即便如此,看在私立学校师生眼中,台大校长遴选的争议,恐怕还是羡煞了众人-毕竟从文化大学校长与董事会属意的人选不合拒绝签字,到高雄医学大学校长人选闹双胞的争议,都不难看出现今大多数的私立大学校长,都是由董事会指定、钦点,了不起依法过个遴选程序,就可以产生出一个私校校长,而不是经由真正的遴选过程来产生校长,更遑论身为一间大学之首,应该由全校师生普选产生了。

话说回来,在台大校长遴选争议事件中,笔者真正感兴趣的重点,其实是台大校长当选人管中闵趁着时事发烧话题,于个人脸书发文表示:「大学自主,算不算台湾价值?」。

笔者自进入大学以来,对于「大学自主」、「大学自治」这两个名词可说是又爱又恨,在爱恨之余,更是始终满头问号的认为,在现今高教现场未能釐清什幺「大学自治」与「大学自主」的範畴与限制之前,凭什幺打着自治、自主的名号来无限上纲所有的经营方针与政策?

如果我们将大学搁在一旁,单独就自主、自治来看,自主是自己做主,而自治是自己管理自己,放在大学上,理应是在有限制、前提的情况下,允许大学在校内的事务上自行规划、执行、管理。

问题是,既然大学自主与自治是有限制、有前提的,那幺前提、限制是什幺?不知道。

笔者针对大学自主、大学自治的範畴与限制问题,多次向教育部询问,希望能够拼凑出属于台湾特色的大学自主、大学自治。但教育部始终没有正面回应,大多以大学法第一条:「大学以研究学术,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务社会,促进国家发展为宗旨。大学应受学术自由之保障,并在法律规定範围内,享有自治权。」来搪塞过去。

在台湾,大学自治与大学自主这两个名词,就像是「九二共识」一样,大家听到无感,却没有人可以明确的解释,到底什幺叫做大学自治、大学自主。一个连教育主管机关都不愿正面回应的名词,竟然可以成为各大专校院在校务政策制定、执行过程中,因程序等各项问题出现瑕疵时,可不受教育主管机关与第三方单位监督、纠举的最佳后盾。

笔者不懂,对于这两个名词的意涵,究竟是大学法那简短的几十个字已道尽其精随,以致教育主管机关懒得解释。还是在台湾,大学自治、大学自主根本不存在,以至于大家只听过这样的名词与精神,却始终无法明确的表达,什幺是大学自治、大学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