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散文网

解封香港城市规划系列──大围火车站屏风楼﹝一﹞

週三 2007-04-11朱凯廸
民间报道其中一种最有力的形式,是写出公民踏前一步与不如意现实周旋的经验。要知道香港的城市规划制度有多封闭,我们必须把自己置身于游戏当中,不怕被玩,在过程中丈量其界线,并且尝试寻找出路。这次我们来看看,是什么样的城市规划制度,容许发展商在分隔大围区南北的火车站及车厂上盖筑建二十幢约高五十层的屏风楼。

大围是夹在狮子山和针山之间的谷地。九广铁路北行线穿过笔架山隧道后,就在谷地的中央驶过。八十年代初开始的新市镇规划﹝美林邨于八一年落成﹞将发展集中于谷地两边。火车站北面的旧市中心掺杂着两三层高的村屋﹝大围村﹞、五六层高的唐楼、以及近二十年来兴建的十多二十层高的住宅;再外围就是多个大型公共屋邨,包括北面的美林邨、美田邨和南面的新翠邨、新田围邨、秦石邨、显径邨,公共屋邨之间近年又建了另一些私人屋苑。

大围新市镇的发展在开始时不像沙田那样粗暴,沙田新市镇是在消灭原来的沙田新墟﹝建于五十年代,共有一百二十多间房屋﹞后在原址兴建的,就像观塘市中心将会出现的重建那样。那个取而代之的新城市广场,是香港第一代透过规划来限制居民留在室内商场消费的大型屋苑。沙田的街道至今仍是冷冷清清,除了单车舖外几乎做不住其他生意,就是新鸿基地产刻意规划下的结局。两地发展模式的差异,形成了大围和沙田不同的地区性格──大围的庶民气氛比较强,三更半夜都可找到饮夜茶和打冷的地方,维持着市井自主的生活可能;沙田由于经济活动集中在有保安规管的商场,一到深夜就变得「静英英」。政府透过沙田的城市设计,替居民决定何谓「健康生活」──晨早到河岸公园跑步划艇、然后上班的上班,返学的返学,工余课余逛逛包罗万有的商场、去去图书馆,再在沙田大会堂看表演......回家睡觉又一天。

解封香港城市规划系列──大围火车站屏风楼﹝一﹞ 解封香港城市规划系列──大围火车站屏风楼﹝一﹞
图左:大围唐楼﹝[email protected]摄﹞;图右:一九二四年的沙田,火车轨穿过山谷中央。

刚才说到火车线穿过大围山谷的中央,这一带在二十多年来一直只作低度发展,印象最深的当然是大围单车公园和青龙水上乐园﹝后来改名为大围欢乐城﹞。这种集中在两边起楼,中央空旷的布局,令南北两边的居民都可以享受到较市区开扬的景观及较长时间的日照。但恶梦总是在最好的地方开始:就在这条接近一公里的中央空旷地带上,九广铁路将会联同发展商筑建二十幢约五十层高的摩天住宅再加一列超级购物商场。这样一建,大围的楼宇挤逼度将立时赶上马鞍山和将军澳。

解封香港城市规划系列──大围火车站屏风楼﹝一﹞ 解封香港城市规划系列──大围火车站屏风楼﹝一﹞
图左:一九五八年的沙田新墟,二十年后被彻底消灭;图右:如今每一个沙田人都逃不过的新城市广场。﹝[email protected]摄﹞

如果不是今年一月环保触觉的朋友发表声明广告天下,绝大部分大围居民﹝总人口五万四千﹞都不会知道,九铁马鞍山支线带给他们的,除了一个超级巨型的新火车站外,还有与之匹配的两个巨型地产项目──包括大围新车厂﹝原来的单车公园﹞上盖筑建十二幢四十六至五十四层高的摩天住宅,以及新火车站上盖﹝包括原来的欢乐城﹞八幢最高达五十七层的摩天住宅。新来的总户数超过七千,以每户三人计,大围人口将在五、六年间增加接近一半。人口增长之急,只有附近猛起楼迎接三改四学制的中文大学可比。

从大围居民的角度看来,事情出现得如此突然,很多人直到今日也不能置信。当上星期六大围屏风楼关注组到火车站外派传单时,不时有居民趋前说,「唔係呀嘛,起咁高?边度起呀?」他们很想知道有关工程的细节,但什么地积比、城规会、分区规划大纲图对居民来说实在是遥不可及的事。他们在地盘差不多开工前才突然发现,这些离他十万九千里的术语和程序,原来已经运作多年,并一步一步推导出一个他们不愿看见的结局。更奇怪的是,居民明明对术语和程序一无所知,但术语和程序却面不红气不喘地宣称,居民过去的沉默已相当于授权给程序办事,现在程序已完结因此大家嘈也没用。在程序完结后才嘈甚至会被视为不道德的──不尊重程序即是试图破坏程序,破坏程序即是破坏法治社会,跟整个社会对抗,影响香港国际声誉,令天下大乱,云云。

仓卒成立的大围屏风楼关注组,面对亿亿声的豪宅发展,自能从最简单的摆街站做起;另一方面,原本对城市规划一无所知的我们,亦开始逐点逐点发掘那套将大围变成将军澳的规划程序。我们想知道,二十幢屏风楼是怎样生成的。

待续......

解封香港城市规划系列──大围火车站屏风楼﹝一﹞

解封香港城市规划系列
﹝一﹞添马舰政府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