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散文网

小鳟鱼儿童合唱团叫好叫座

刊登于 2015-12-01By 明玉All, 生活文化, 音乐分享

一年一度主办原创儿童音乐剧,香港有多少团体做得到?「小鳟鱼音乐及创意艺术中心」却坚持连续演了六七套,而且,每一齣的创作足足一整年,于新剧上演的同时,即已构思未来故事,何以得知?节目表预告。

由小规模唱游式的「森林女巫」开始,音乐剧「勇闯玩具王国」「一屋细路仔」「爸爸的游乐场」「高唱梦与想」「开心书院」「海盗王不见了」一套接一套,在每年的秋冬呈现,似乎象徵果熟蒂落,将大半年排练的成绩让爱好音乐故事的朋友欣赏,让陪伴子女成长的父母感受孩童的喜悦,让音乐剧演员与合唱团一起为家人为友朋为知音献上自己。

单看名称,导师心愿可想而知,「儿童至上」「以人为本」不是口头禅,长期以来,这一类词彙大多数情形之下,只是一些文字一些语言,不但毫无意义,更「自欺欺人」,从头到尾「害了孩子」!

真的这幺可怕吗?请量一下他们的书包几公斤﹝还记得三十年前你自己的书包吗?那时已有有心人同情太重了﹞,请数一下他们的功课﹝那时已有有心人同情太多了﹞,请看一下他们的睡觉时间﹝比你当年多还是少!﹞还有,他们不单要「面试」甚至要「上面试班」﹝你记得你爸妈带你面试几个学校吗﹞。为了所谓「起跑线」,有经济能力的怪兽不怪兽、直不直昇机、袋鼠不袋鼠家长们,一个月花五千至万元以上课外补习及艺能活动,完全是「常态」,说起「常」,奇怪的是,我们的社会「专业」超强,「常识」虚弱﹝殊不知「常识」是一切根本﹞。执笔是其中重灾区,八九成学生因为「太早写」「写太多」而把「几乎天生会的执笔」丧失了,同样属受害者的老师也好不了多少,明玉亲眼看过名校校长「揸坏手」,原来,渠亦受害!呜呼!哀哉!

牢骚之后,言归正传。
欣赏过「小鳟鱼儿童合唱团」演出的观众,每一次都开怀大笑,幽默是生活润滑剂,「德智体群美」于「小鳟鱼合唱团」绝非口头禅,编剧导演将「五育并重」一一渗入角色、混入剧情,在不知不觉之间,互相潜移默化。

台下观赏,可能有这样那样的不满,却不知道导师和学员已费了不少劲才有此表现;如果你是家长,看了孩子一连两场三场演出,会发现他们每一场总有不同程度改善;如果你连续看了两三年乃至更多,会发现同一个孩子的大小进步,有些好像会脱胎换骨呢!

如果你有机会在他们逢星期六﹝偶而加其他时间﹞练习长期观察,一定喜出望外,无论性格、脾气、健康、小动作都大有变化,除了父母之功,指挥、团长、导师、钢琴,几乎所有人都发挥了影响,何以致之?无非一「心」字而已。
仔细看各演艺场地的海报或演出节目册,如果有赞助,特别是大机构或赞助者众多,恭喜恭喜,这类团体的经费大概不成问题;如果没有赞助,经费何处得来?除了少数知音好友私人支持之外,只能靠自己,自己又不是三头六臂,有何法力?未雨绸缪,是唯一方程式!掌柜的舵手,把音乐会门票收入与租场道具等实际支出,一一算清楚,然后把并不高的学费储起备用,否则,肯定无以为继。然则,一次演出三场演出必须「倒贴」多少?余非当事人,亦非行内人,只略知一二:门票大约佔开销一半吧。哪是多少?几万到一二十万吧!伸舌头吗?如果满意、欣赏、钦佩他们的付出,除了继续买票支持,找有心人「冠名赞助」,其实,「冠名赞助」属于双赢,得宣传之利,享文化之誉。

提到赞助,不由得不谈到HKPhil「香港爱乐团」﹝官名顽固为香港管弦乐团﹞,Phil记年支港币亿元,门票佔开销多少,记忆中是少得可怜!吾人明白「艺术属于赔本生意」,乐见大财团强力支持,但爱乐纳税人应要求据说已「更上一层楼」﹝文化教授讚许HKPhil亚洲数一数二,着名乐评人誉为世界级﹞,每一次演出绝对应该全力以赴,因为你们不只是「打一份工」,而是要担负起「艺术使命」,至今,笔者仍记得Phil记主场文化中心音乐厅一对夫妇的话:这般水準怎值得鼓掌!

那时节,钻石级「香港爱乐团」年支八千万呢!

期望「小鳟鱼原创儿童音乐剧」获得「冠名赞助」。事实上,今年有办学机构为旗下幼稚园代购近三百张票券,而「小明教授」李家仁医生不仅「上广州」,也于十一月二十八、九的週末週日到上环文娱中心和「小鳟鱼儿童合唱团」一起同台表演了两日,台上台下,欢呼喜乐,一片祥瑞。

小鳟鱼儿童合唱团
(编按:非广告。我无收广告费。)